Lady时尚志,时尚课,气质女人这样穿,让你更漂亮,买手师,服装搭配技巧,有点范儿,潮范搭配师
当前位置: 主页 > 潮范搭配师 > 女人三十,如狼似虎……那晚我终于体会到了

女人三十,如狼似虎……那晚我终于体会到了

发布时间:2017-07-07内容来源:未知 点击:

点击关注上方“午夜影院”,收藏您的私人书库。置顶本公众号更方便继续追书哦


1
第1章 不是猛龙不过江
        “兵哥,保护好我妹妹,保护好我家人,这六年来能够有机会陪伴在你身边,能够陪着心爱的男人出生入死,我无怨无悔……。”
        无怨无悔!
        想到苏佩雅临死前说过的话,萧兵的拳头默默攥紧,虎目含泪,心中暗暗做出了一个决定,在查出龙门的内鬼之前,一定要保护好苏佩雅的家人,自己一定要还给苏佩雅一个公道!
        萧兵对苏佩雅虽然没有男女之爱,可是她却是萧兵心中唯一的一个红颜知己!
        当飞机平稳降落之后,萧兵解开安全带,目光落在手里的骨灰盒上,长长出了口气:“呼,这就是江城市,佩雅,你到家了。”
        萧兵心事重重的从飞机里走出来,穿梭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之中,快步的走出机场,只听到一阵刺破耳膜的刹车声响起,抬头看去,却见到机场外面一个五十多岁的环卫老工人倒在车轮旁,手肘、脸庞擦出一道道血痕,膝盖也刮出了一个大血口子。
        在老环卫工的身旁还停着一辆宝马X5,排气管还在冒烟,一个一身名牌的年轻人从车上最先走了下来,紧接着又下来两个墨镜男子跟在他的后面,嘴里不停的叫着少爷。
        年轻人看着挣扎着从地上爬起的老环卫工,皱了皱眉头,问道:“没受伤吧?”
        “我没事……没事……。”
        年轻人看着老环卫工一身的脏乱差,有些嫌弃的道:“既然没事,下次最好看着点,知不知道我这是什么车,你要是不小心给弄脏弄破了,把你卖了也赔不起!”
        老环卫工顾不上满身的疼痛,吓得连连点头道:“我这……对不起……对不起。”
        一双修长的美腿从车里探了出来,走下来的是一个看起来大概有二十三四岁的貌美女子,无论是这个美女的被长裙包裹起来的前凸后翘的身材,或者是领口内露出来的白嫩的肌肤,或者是她那纤细的柳腰下让人感到炫目的一双美腿,都充满了诱惑力,除了美艳以外,她的气场也很足。
        她下车之后,只是轻描淡写的扫了老环卫工一眼,语气有些不耐烦的道:“谢顾城,你想为了一个扫大街的耽误了接我爸的时间么。”
        谢顾城慌忙道:“啊,看看我,差点因为一个臭老头子耽误了正事,我这就陪你进机场大厅里接伯父。”
        美女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下,她身后的一个四十余岁古铜色肌肤的中年男子低声说道:“小姐,老爷要下飞机了。”
        “嗯。”美女点了点头,“走吧。”
        萧兵微微皱眉,快步挡在了他们面前,谢顾城急忙止住脚步,这才险险的没有撞在萧兵身上,当他看到萧兵穿着一身从非洲穿回到国内的风尘仆仆的破旧衣服的时候,顿时露出了一脸的怒气和鄙夷之色:“你眼睛瞎了?没听过好狗不挡道?”
        萧兵指着受伤的老环卫工,有些愤慨道:“人命关天,你们没看到老人家的身上都流血了?如果身体里面受了内伤,回家之后有个三长两短,找谁说去?”
        谢顾城问道:“他都说没事了,那你想怎么样?”
        萧兵道:“我要你带老人家去医院看看,再对刚刚的行为进行道歉,老爷子一把年纪了,做你爸爸的岁数都足够,你怎么可以随便侮辱。”
        谢顾城冷笑道:“我明白了,你们是一伙的吧,不就是碰瓷讹钱么。”
        谢顾城拿出钱包,随便抽出了一沓现金,转过头,啪的一声,全都砸在了老人家的脸上,现金洒落在老人的脚下,他整个人都呆了,脸上阵青阵白。
        谢顾城得意的道:“老子有的是钱,这几千块钱够看病了吧?拿钱滚蛋吧!再不滚别说我让人修理你们。”
        老环卫工蹲下身,一张一张从地上捡起来,哆哆嗦嗦的递到谢顾城面前,通红的眼睛仿佛要老泪纵横,颤声说道:“这个钱……这钱我不要……我不是碰瓷的,不是讹钱的。”
        现金捡起来,心却碎了。
        谢顾城看着老环卫工的一双脏手,一把拍开,老环卫工一大把岁数了,被他直接推了个跟头,摔倒在地上,谢顾城朝着老人家吐了一口唾沫,一脸厌恶的骂道:“靠,扫马路的给我滚远点,妈的,穷鬼!”
        老大爷错愕的看着身上的口水和洒落满地的钱,脸上阵青阵白。
        萧兵心中的怒火再也无法忍受,谢顾城却是仍旧不知死活的洋洋得意的道:“几千块钱够你们花了吧,别得寸进尺啊,小心自找麻烦!”
        美女看了一眼手表,在旁边正要说话,忽然见到萧兵重重的一拳落在了谢顾城的脸上,砰地一声,谢顾城直接倒飞出去,猩红的鲜血从谢顾城的嘴里喷洒出来,牙齿还脱落了好几颗,凄惨无比。
        谁都没有想到萧兵会想动手就动手,甚至连招呼都没打一声,等谢顾城的那两个保镖反应过来,谢顾城已经飞了出去,谢顾城的两个保镖同时向着萧兵扑去,萧兵一手一个,抓着这两个人的脑袋撞在一起,干净利落的晕死了过去。
        萧兵走到谢顾城的面前,微微弯下腰,看着谢顾城说道:“我们可以不要你的钱,如果真的有了什么毛病,我都可以自掏腰包去给老人家医治,但是我们需要你的道歉,向老人家道歉!”
        谢顾城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牙齿脱落了好几颗,嘴巴有些漏风,含糊不清的说道:“你他妈做梦,你知道我是谁?我是江城谢家的大少爷,谢家的当家人是我老子,你死定了!”
        萧兵轻微的叹了口气,皮鞋落在谢顾城的膝盖之上,一脚踩了下去,谢顾城的嘴里发出杀猪一般的叫声,噗通一声的跪倒在地,他的膝盖骨已经被萧兵踩碎,疼的他几乎昏厥过去。
        萧兵的脚又落在了他的另外一条腿上,平静的看着他,身后忽然响起了那个女人的略带颤抖的声音:“住手……你知道他是谁么?”
        萧兵淡淡的笑了:“他是江城谢家的人,谢家的当家人是他老爸。”
        美女愣了一下,这才想起谢顾城刚刚说过,而眼前这个男人在明明知道谢顾城家世的前提之下仍然无所顾忌,美女的瞳孔开始收缩,问道:“你又是谁?”
        “我只是一个从外地来的普通人。”
        美女松了口气,点点头,再次恢复了那种高高在上的语气:“那你又是否知道,一个普通人得罪了江城谢家会有什么样的下场?不提你只是个普通人,哪怕你真的在外地有什么身份地位,可是你也应该听说过一句话。”
        萧兵问道:“什么话?”
        “强龙不压地头蛇!”
        萧兵点了点头,右脚却毫无征兆的踩了下去,谢顾城惨嚎一声,直接晕死过去,他这一脚不单单将谢顾城踩晕,更是将这个美女的自信和骄傲给踩的粉碎。
        萧兵转过身来,看向了这个容貌美艳的女子,他的目光平静异常,一点也不咄咄逼人,可是正是这种平静的目光却让人感受到了他心中的强大自信。
        “我想你也应该听说过一句话。”
        美女咬牙切齿道:“哪句话?”
        “不是猛龙不过江!”
        说完之后,萧兵不再理会这个目瞪口呆的美女,转过身走到老人面前,将那些钱从地上一张张重新捡起来,然后塞到了老人的手里,说道:“老人家,走吧,我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
        老环卫工将钱收在手里,含着泪水,摇了摇头:“不用,真的不用。”
        “走吧,真的走吧,我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确定有事没事。”萧兵说着,不由分说的搀扶起老环卫工准备离开。
        美女忽然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萧兵的身体微微顿了一下,语气里面竟然带着一种深入骨髓的自豪与骄傲,字字有力的说道:“萧兵!”
        等到萧兵搀扶着老环卫工走远,美女身后的那个古铜色皮肤的中年男人忽然叹了口气:“大小姐,这个人好狠,他这两脚下去,谢家少爷恐怕半年之内都下不了床了。”
        这个美女回过头,略带埋怨的看了中年男子一眼,说道:“离叔,你刚才为什么没有出手?虽然说他打的是谢家的人,不过谢顾城毕竟是和我们在一起,打了他也就相当于伤了我们叶家的面子。”
        离叔苦笑了一声,摇摇头道:“因为我不想给大小姐惹火烧身,这个男人很强……我不是他的对手。”
        美女露出了一脸的震惊之色,离叔可是真正达到了高手层次的男人,远远不是谢顾城的那两个废物保镖可以相比的,竟然离叔也……。
        离叔充满忌惮的看向萧兵远去的身影,心有余悸的道:“而且他的身上还带着一股血腥味……他一定是杀过人,甚至不止一个人,大小姐,我觉得对于这样的人,你最好还是离他远一点。”
        美女没想到离叔竟然给那个男人一个这么高的评价,眼中不禁流露出了几分若有所思之色,此时此刻,她已经忽略掉了面子上的问题,露出了一个女强人应该有的睿智和野心,她回过头看了昏死过去的谢家大少爷和那两个谢家保镖一眼,眼中闪过几分猎人一般的狡猾:“派人去将他们给送到医院,咱们先接我父亲回家,稍后我会亲自去和谢叔叔说明此事……。”
        离叔问道:“大小姐的意思是?”
        “如果他被谢家玩死了,那也和我无关,如果他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强,只要他能迈过谢家的这道坎……天下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正好可以拉拢过来为我所用,不是么?”
        离叔松了口气,敬佩的笑道:“大小姐英明。”
        这个美女微微一笑,眼睛当中有光芒闪耀,如此的一个美女的眼神里面竟然是隐藏着强烈的野心,如果说刚刚那个谢顾城只是一个纨绔子弟,那么这个美女才是一个真真正正的美女蛇。
        萧兵在送老大爷去医院检查确定没事之后,这才坐车到达了苏佩雅临死之前告诉自己的那个地址,萧兵手捧骨灰盒,站在苏佩雅家的门口,心情变得沉重起来。
        ps:微信公众号搜索梁不凡,明天情人节会有超品战兵的外传在公众号里更新,精彩不容错过。

 

2
第2章 苏小小一颗破碎的心
        佩雅啊佩雅,你就这么走了,却把这一切都交给我来面对,我又该如何面对你的家人?
        萧兵深深叹了口气,轻叩房门。
        吱呀一声。
        开门的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妙龄少女,她的身上穿白色小衫,下身穿牛仔裤,脚上穿拖鞋,一身清凉打扮,她的长相与苏佩雅有三分相似,只是气质大相径庭,苏佩雅热情奔放,苏小小气质清冷。
        萧兵看着这个妙龄少女,问道:“你是苏小小?”
        “你是?”少女看着这个风尘仆仆却又带着几分军人气质的男人,一双漂亮的大眼睛里面却带着几分警惕和抗拒。
        萧兵只觉得胸口闷的发慌,深深的吐出了口气,叹息道:“我是苏佩雅的领导,也是她的朋友和战友……。”
        苏小小的脸色骤然一变,一把推上房门,要将萧兵给关在外面。
        萧兵倒是没想到苏小小会有这么大反应,惊讶之余,急忙将房门给抵住,大声说道:“我真的是你姐姐的朋友,你这是干什么。”
        “你给我出去,我没有姐姐!!”苏小小情绪激动的道,“你再不松手,我可就报警了啊!”
        “你报警,我也要说,你姐姐在的时候,总是会和我聊起你,你初中的时候,有个男同学每天都抢着送你回家,你姐去把他打跑了。你最爱吃的是桂花糕,最喜欢喝的是奶茶……。”
        萧兵明显能够感受到,苏小小的力道越来越小了,趁热打铁道:“她还说,她这辈子最爱的就是你这个妹妹,你比她懂事,虽然年龄没她大,可是比她懂得体贴爸妈,懂得照顾家……。”
        “她每一次在和我说起你的时候,那种眼神我都看的出来,你这个当妹妹的在她的心里占据着太重要的地位,可能你却说你没有姐姐,你知道你这句话会让你姐有多么的寒心么?”
        苏小小忽然一把将房门重新打开,光滑柔软的小手拽着萧兵就向里面走去,萧兵甚至连拖鞋都来不及换,直接被苏小小拽到了一个房间里面。
        这个房间看起来很干净整洁,麻雀不大,一应俱全,床头之上挂着一张结婚照片,应该是苏小小的父母,而在对面的墙壁上却挂着苏小小父亲的黑白照片,萧兵心中忽然升起一种不好的感觉。
        苏小小指着这张床,红着眼睛说道:“这个是我爸妈的房间,我爸妈以前就一直在这张床上睡,从两个月前,这张床上就只能够睡一个人了,因为我爸出车祸死了,他在临死之前最想见的就是我姐姐,可是我们根本就没有办法联系到,你知道么,我爸爸死不瞑目!!!”
        萧兵的脑袋轰的一声,心中内疚更深,两个月前,萧兵正带着龙门的人在非洲执行任务,根据规定,执行期间为了不暴露自己家人,所以绝对不能够和家里有任何的联系,以至于苏佩雅到死的时候都不知道家里发生的这些事情。
        苏小小忍着眼泪,冷笑道:“现在你明白我为什么会恨她了?她大学期间就被国家选走,五年了,她只给家里打过几次电话,只匆匆的回来过两次,回家的时候最多住两个晚上,打电话的时候用的是电话亭的座机,连个手机号码都没有留下。”
        “我们都理解她,知道她是为国效力,能被部队选中,我们把她当成骄傲。可是……就算是你再伟大,你总不能不顾你的家人,更不能不要你的爸妈!我爸在出车祸的时候,她在哪里?我爸在想见她最后一面的时候,她又在哪里?”
        “不管你们工作性质有多么特殊,可是我姐为国家而活着的时候,能不能在意一点自己的家人!从看到我爸临死之前都无法瞑目的那一刻,这个世界就再也没有我的姐姐!”
        萧兵叹了口气,一脸黯然的道:“你恨她,可是她的人已经死了,什么都该抵消了……。”
        苏小小的身体一震,目光从萧兵的脸上一直向下看去,最后落在了萧兵手里的骨灰盒上,她的脸色变得惨白,张了好几次嘴才勉强的说出话来,颤声道:“你骗我……你到底是谁……你一定在骗我……。”
        如此小的年纪,就要承受如此多的接二连三的打击,萧兵忽然之间有些痛恨自己,不应该在这种时候过来,不应该现在就告诉他们这些,只是后悔已经来不及了,萧兵看着苏小小,无比艰难的说道:“五天之前,她在非洲执行任务,结果不幸的……临死之前,她让我将她的骨灰给带回来,还把你们的家庭住址告诉给我了。”
        苏小小喉咙处仿佛被什么堵住了,眼泪啪嗒啪嗒的流落下来,瘦弱的她却像是一头愤怒的母狮子,一把推在了萧兵的身上,用一种让人听了灵魂都会颤抖的撕心裂肺的声音喊道:“我不信!”
        “我不信!!”
        “我不信!!!”
        苏小小一下又一下的用力推在萧兵身上,萧兵不敢用力气去抵抗,以免得伤到了苏小小,于是他不断的后退,直到自己的身体抵在了墙壁上,直到退无可退,这才停了下来。
        “你这个大骗子!我姐不可能有事!”
        苏小小在哭,萧兵的眼睛也有些泛红,萧兵低下头,从怀里掏出了一封信,苏佩雅临死之前所写的信,苏小小夺过去看了一眼,然后就浑身一软,被萧兵抱在了怀里。
        苏佩雅在信中和家人道歉,托付苏小小好好的陪伴父母,虽然分开这么久了,苏小小还是第一眼就认出来这是自己姐姐的字迹。。
        萧兵紧紧的搂着她,感受着她柔软中略带颤抖的身体,仿佛能够感受到她那一颗几乎就要支离破碎的心,萧兵的鼻子酸酸的,语气无比坚定的一字一字的说道:“小小,你相信我,你姐姐虽然不在了,可是我会帮助她照顾好你们一家人的,我一定会的!”
        客厅里面的电话铃声接连不断的响起,苏小小原本还在萧兵的怀里哭泣,借故一把将萧兵给推开,晃晃悠悠的冲进了客厅里,萧兵叹了口气,也同样跟了过去。
        电话那边传来一个有些惊慌失措的中年女性的声音:“小小,你快来啊,咱家店让人给砸了,你妈妈的心脏病犯了,快不行了……。”
        电话里的声音让苏小小几乎崩溃,随着家里这几年经济条件开始转好之后,苏母就开了一家面馆,面馆的生意越做越好,现在已经搬到大学城附近了,苏父车祸去世之后,苏小小担心自己母亲的心脏问题,所以劝她在家休息,苏母偏偏不听,若非情况紧急,刚刚打电话的那个面馆里打工的阿姨绝对不会那么说的。
        苏小小接电话的时候,萧兵也在旁边听的一清二楚,眼见苏小小失魂落魄的从家里冲了出去,连房门都来不及关,萧兵担心苏小小出了什么事情,也急忙跟了出去。
        冲出小区之后,苏小小伸手拦住了一辆出租车,萧兵本来也要进去,却被苏小小狠狠一把推了出来,无奈之下,萧兵只好拦住了另外一辆出租车,告诉司机:“跟上前面那辆车,一定不要给跟丢了。”
        “好嘞,怎么,小两口吵架啦?”
        萧兵心情不好,恶狠狠的瞪了司机大哥一眼,司机浑身一个激灵,急忙闭上了嘴巴,老老实实的追了上去。
        苏家的面馆开在大学城附近,因为今天学生放假,所以生意要比往常火爆许多,萧兵刚到苏家的时候,苏小小也是准备出门去面馆帮忙,结果现在面馆却被砸的面目全非,顾客一个都不见了。
        等萧兵赶到的时候,苏小小正蹲在地上,嘴里大声哭喊着:“妈妈加油,妈妈坚持住,救护车马上就要到了。”
        地上躺着的是一个年近五旬的妇女,穿着很是普通,腰上扎着一个围裙,眉宇间与苏家姐妹有三分相像,她的脸色惨白如纸,气若游丝,看起来随时就要不行了。
        萧兵没想到苏母竟然病的如此之重,若非自己赶到及时,恐怕都未必能坚持到救护车过来,他的心中动了几分杀意,对苏小小说道:“把人先交给我。”
        苏小小一脸紧张的看着萧兵:“你……你会治病?”
        “在朋友那里学过一些简单的急救措施,阿姨快不行了,我们不能在这里傻等着,让我试试吧。”
        任谁都看的出来,苏母现在是进气少,出气多,苏小小也不敢犹豫,连忙点了点头。
        萧兵问道:“阿姨心脏病发作之后吃药了么?”
        旁边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说道:“李姐刚刚犯病的时候,我就把速效救心丸喂给她吃了,结果却还是这样。”
        萧兵抬头感激的看了这个女人一眼,若非那一颗速效救心丸,苏母恐怕已经不在了,他也顾不上废话,直接对苏小小说道:“具体的急救步骤,我说给你听,你先把阿姨衣扣给解开,围裙也脱下来。”
        萧兵一边说,苏小小一边在做。
        “把你的左手的中指对准阿姨的脖子下方的凹陷处,手掌贴在胸廓正中,右手压在左手上,两个手掌重叠,手指相扣,手心翘起,没错没错……轻轻向下压……然后稍微松开……好,就是这个样子,就按照这个力度,稍微快一点点,争取一分钟能轻压一百次……。”
        在所有人都慌乱的时候,萧兵的语气却带着从容、自信和镇定,而这种自信也开始影响到了其他人,苏小小颤抖的双手终于稳定了下来。
        

 

3
第3章 血债要用血来祭
        苏小小按照萧兵说的做,果然苏母的脸色比之前稍微好了一点点,苏小小看在眼里,心里终于踏实了下来,继续按照萧兵的吩咐反复轻压起来。
        看着苏母的脸色渐渐转好,萧兵也长松了口气,看样子自己当初从张一指那里学来的一点急救方法还真的挺有用。
        萧兵观察了一下周围,面馆的窗户都被砸碎,满地的碎玻璃,餐桌和椅子也是东倒西歪,很显然,苏母的心脏病发作不是偶然。
        面馆里面有三个员工,此时全都围在这里,其中一个是之前说她喂给苏母心脏病药的那个中年妇女,另外两个都是二十岁左右的小女孩。
        萧兵看向年龄最大的那个中年妇女,问道:“怎么称呼?”
        “我叫王桂芝……。”
        “王姨,能和我说说么,这里是怎么回事?阿姨又是怎么病倒的?”
        提起这个,王桂芝和那两个小女孩都露出了一脸的愤慨之色,萧兵从王桂芝这里了解到了到,这条路叫民航路,因为附近都是大学,所以整条街上的生意都很好。
        两年前,一个叫断指哥的年轻人忽然在这条街上立棍,街上的所有店铺每月按时交纳保护费,而这个月断指哥却打破了惯例,前几天刚刚有一个断指哥的手下收取过一次保护费,这才过了几天,断指哥今天又来了,王桂芝刚刚和对方讲了几句道理,店就被砸了,她自己也心脏病发作险些死掉。
        萧兵深深吸了口气,当初在龙牙的时候,佩雅为了祖国人民能够有个安定的生活而出生入死,退役成立龙门之后,佩雅的心中也一样记挂着人民,而现在佩雅死了,她的家人竟然被这些她一直拼命保护的同胞们伤害,甚至差点丢掉了性命!
        谁也不知道萧兵的心中已涌现杀机!
        这时候救护车已经在门口停下,医护人员将担架抬了进来,见到苏母被抬上担架,萧兵默不作声的和苏小小一起上了救护车,王桂芝三人被留下来打扫战场。
        经过刚刚那一幕,苏小小对萧兵的态度也不像是最开始那么的排斥了,不过却也没有什么好脸色,再加上姐姐去世的噩耗对她的打击,更让她一路之上都有些失魂落魄,救护车在医院门口停了下来,所有的人都已经下车了,旁边的医护人员催她之后,她这才反应过来:“啊,啊,好……。”
        萧兵伸出了手,柔声道:“我扶你下来。”
        “不用。”苏小小倔强的无视了萧兵伸出的手,跳下车之后,萧兵在旁边小声说道:“你姐的事情……还是先不要告诉你母亲了,我看她的身体情况恐怕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
        苏小小道:“我也是这么想的,还有,刚刚在面馆里面……谢谢你。”
        萧兵微笑道:“不用谢,举手之劳而已,我以前恰好和朋友学的一点简单的急救措施,你正好可以学去,还是有点用处的。”
        苏小小点了点头,道:“如果你现在就离开,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们母女,我就更是谢谢你了。”
        萧兵苦笑一声,这时候苏母的担架已经被抬进急救中心,萧兵和苏小小也匆匆忙忙跟了进去。
        进了急救中心之后,萧兵抢着去付了抢救费用和押金,回来的时候,手术已经开始,苏小小看了萧兵一眼,目光有些复杂,说道:“出来的匆忙,回头我会把钱给你。”
        萧兵摇了摇头,说道:“这钱也不是我的,这里有一张你姐的银行卡,她的所有存款都在这里面,她临走之前特意让我带给你们的,你收好吧。”
        这里面的钱包括了在特种兵服役时候的工资,还有在龙门里面执行任务的时候每次分的酬金,因为他们每一次接的都是危险指数极高的高难任务,所以酬金也相当丰厚,这张卡里的钱足够一个普通人正常生活几辈子的了。
        平时苏佩雅也会给家里汇钱,只是因为害怕家里担心,所以不敢给家里拿的太多,在临死之前,苏佩雅托付萧兵将这张存有她所有积蓄的银行卡交给她的家人。
        苏小小一把将银行卡给推了回去,表情冷冷的说道:“一张银行卡能够抵得上我姐姐的生命么?这个钱我不要。”
        萧兵道:“可是这笔钱就是属于你姐的啊!”
        “我只要她活着回来!”苏小小这句话几乎是吼出来的了,她的眼睛红红的,萧兵看了之后,叹息了一声,也只好先将银行卡给收了起来,代为保存。
        可能是刚刚的一幕让苏小小再一次想起了自己姐姐的死,她开始不再和萧兵说话,很明显她将姐姐的死怪到了萧兵身上。
        萧兵默不作声的在长椅上坐下,苏小小在急救室的门口焦急的走来走去,大概一个多小时之后,急救室的大门从里面打开,主治医师第一个走了出来,他摘下口罩,吐出了口气,问道:“你们谁是病人的家属?”
        “我是病人的女儿。”
        主治医师看向苏小小:“幸好抢救及时,再加上你们的处理也很得当,现在病人已经脱离生命危险。”
        苏小小长长的松了口气,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一脸感激的道:“谢谢你,大夫。”
        “不过我们在病人的身体里面发现了一些异常。”
        苏小小的脸色变了一下,正要继续追问,医生说道:“先不用太过担心,住院期间,我会对她进行详细检查的。”
        苏小小急忙连连表示感谢,这时候苏母从急救室里面被推了出来,在从萧兵和苏小小身边经过的时候,苏母的目光看向了萧兵,声音很微弱的说了声谢谢,然后就被推向了病房。
        护士看着苏小小和萧兵,问道:“这是你男朋友吧,病人刚刚抢救过来,现在需要休息,你们晚上留下一个人陪护就行了。”
        苏小小脸上一红,正要辩驳自己和萧兵的关系,萧兵已经抢先说道:“那我先走,小小,如果有什么事,记得给我打电话!”
        苏小小手里拿着名片,狠狠的瞪了萧兵一眼,萧兵没有在意,径直朝着楼梯口的方向走了过去,苏小小注视着萧兵的背影,眼中流露出几分复杂的目光。
        一个白大褂闷头向着楼上迎面走去,与萧兵擦身而过,在两人身体交错的那一刻,萧兵却突然出手,直接向着对方后颈抓去,快如闪电。
        萧兵的出手快准狠,而且突如其来,哪怕是一个学武高手都未必躲得过去,而对方却偏偏躲开了,只是萧兵的后续动作更诡异更快,啪的一声,手掌不轻不重的拍在了白大褂的胸口上,白大褂的后背砰地一声撞在了旁边的墙壁上。
        萧兵拽着白大褂的衣服,迅速走到楼下,七拐八拐的钻进了一个卫生间,卫生间空无一人,他反手将门给锁上。
        “小北,跟着我多久了?”
        小北是一个细皮嫩肉的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他揉了揉胸口,苦笑着说道:“队长,你险些拍死我了,我穿着这身,你是怎么看穿我的啊?也对,如果这点伎俩都看不破,也就不是我的队长了。”
        萧兵眉头一皱:“我早已不在龙牙了。”
        “哦。”小北的脸上露出了几分黯然,不过很快又恢复了阳光的笑容,“队……兵哥,林队说你要叫个帮手过来。”
        “所以你就毛遂自荐了?”
        小北抓了抓头发,嘿嘿的笑着:“我比你早到了几个小时,一直守在佩雅家的楼下,后来你们进了医院,我也就来了。”
        “恩。你佩雅姐死了,龙门出了叛徒,究竟是谁还不知道,但是你佩雅姐在临死前说关于叛徒的身份要从她妹妹苏小小的身上找起。”
        “苏小小?”小北惊讶道,“苏小小不就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么,虽然长得漂亮点,是班级里的班花,但是除了这个好像没有特别的了。”
        萧兵点点头,眼神中带着一丝阴霾:“几个月前,龙门接下一笔大单,在前往索马里执行任务之前,我就算猜到这次不会像以往那样顺利,却也没想到竟然步步被别人料得先机。后来有人竟然私下里联系到了佩雅,告诉佩雅在龙门里面有叛徒,于是佩雅出去和他见面,两个人同时遇到了埋伏……等我赶到的时候,佩雅已经不行了,那个告密的神秘人更是死了,不过在临死之前他告诉佩雅,关于叛徒的证据就在苏小小的身边,只是连苏小小自己都不知道。”
        小北问道:“所以你就来了?”
        “恩,一个是要从苏小小的身上找到叛徒是谁,一个在查到叛徒的身份之前要保护好她,我毕竟不能随时都在她身边,所以我想找你暗中保护她,我明你暗,如果我不在的时候遇到了棘手的麻烦,你第一时间通知我。”
        “我明白……。”小北的眼睛红红的,可是他的脸上却带着阳光灿烂的笑容,“兵哥,原来我就是因为崇拜你,所以才这么努力的加入龙牙的,我一直都将你当成亲哥哥,当佩雅姐当成亲姐姐。你俩退役了,我本来也想跟着你一起去干,可是你不同意……但是现在佩雅姐不在了,我一定要想尽办法帮她报了这个仇。”
        “恩。”萧兵拍了拍小北的肩膀,说道,“你来了更好,你虽然年龄小,实力却一点不弱,而且你对你佩雅姐有感情,能让我放心。从现在开始,我明你暗的保护好苏小小,避免被杀人灭口。”
        “那阿姨呢?”
        萧兵想了想,道:“阿姨应该不用保护,对方如果知道小小的身边有证据,对方的目标会是苏小小,如果先对阿姨下手,未免就打草惊蛇了,总之,我不在的情况下,保护好她!”
        “我知道。”小北咬着嘴唇,重重的点了点头。
        萧兵看着小北通红的眼睛,叹了口气道:“小北,你佩雅姐不在了,她生前很惦记你……难受就哭出来吧。”
        小北紧咬嘴唇摇了摇头。
        “那我就先走了。”萧兵叹息一声,“这一段时间就麻烦你了,和我轮班保护,不要让苏小小发现你。”
        在萧兵离开卫生间的时候,房门被从里面关上,他似乎听到了里面哇呜的哭声,这个孩子……放心,不会让你难过太久的,血债,必须要用鲜血来祭奠!


受微信篇幅尺度所限

想看未删减版猛戳下方阅读原文后续情节高潮迭起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Here Is AD 250*25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