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dy时尚志,时尚课,气质女人这样穿,让你更漂亮,买手师,服装搭配技巧,有点范儿,潮范搭配师
当前位置: 主页 > 潮范搭配师 > 就这一次吧,以后…你还是我嫂子……

就这一次吧,以后…你还是我嫂子……

发布时间:2017-06-26内容来源:未知 点击:

点击关注上方“午夜影院”,收藏您的私人书库。置顶本公众号更方便继续追书哦

第一章 泼辣警花

        羊城火车站,人潮涌动。
        林涛出了站台,没招谁没惹谁的走在马路上,突然就被一个浓妆艳抹,像老鸨一样的中年女人拉住了,一脸暧昧的笑着说,“小伙子,进来玩啊!”
        林涛抬头看了眼店面的招牌写着‘足浴按摩’四个大字,还没做出反应,对方就开始连拉带扯的把他往店里拽。
        “哎,别推我!啊,怎么还扯上裤子了?!”
        林涛装作很不情愿的样子,心里却在想,要不在接受任务之前先找个美女放松一下?
        就在他打算询问价钱的时候,只见那中年女人突然神色一凛,低声道:“别出声。”然后朝外张望几眼,拉着林涛迅速上了按摩房二楼。
        “擦,干嘛?想非礼我啊?”
        关上二楼单间的门,中年女人苦笑起来,“我非礼你?”
        林涛冷哼哼一声,心道:“如果你是个美女,我不介意先动手非礼你,可惜,你实在让我下不去手啊,大妈!”
        “你到底想干什么?我可对你不感兴趣!”林涛翻着白眼道。
        “哈哈,小林同志,你可真幽默,我是羊城市公安厅副厅长,陈淼!”那女人突然大笑两声,自报家门。
        “啥玩意?”
        林涛一脸错愕,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他刚到羊城,还没来得及找到接头人,没想到警方上级接头人竟然以这种方式先跟他接上头了。
        陈淼饶有兴致的看着林涛打趣道:“看你一脸扫兴,要不先给你安排个美女放松一下再谈正事?”
        林涛当然知道她在开玩笑,便一脸正义凛然的道:“陈厅,别开玩笑了,我是那种随便的人吗?我林涛在军队那是一身正气,正义的化身,是……”
        “哦,是么?我怎么听说你以前刚入伍的时候就把女教官给调戏了?”
        林涛:“……”
        “去年摸文工团女兵的屁股,差点被赶出部队。”
        林涛:“……”
        “还有啊,三个月前……”
        林涛臊红了老脸,“打住打住,咳咳……咱们还是谈正事吧!”
        陈淼满意的笑了起来,说:“相信来之前,你的上级已经把任务给你说清楚了,不需要我重申吧?”
        “不用重申,不就是潜伏到贩毒集团首脑‘‘老乌’身边,查出制毒窝点吗。”
        陈淼严肃起来,提醒说:“这次任务非常凶险,在你之前已经有三名警察卧底遇害了,所以咱们警方不得不求助你们特种部队的精英帮忙。”
        “精英那么多,为什么选我?”林涛好奇的问道。
        陈淼满含深意的笑道:“因为你够贱够猥琐,一点都不像警察和当兵的!”
        “……”
        林涛瞬间郁闷了,“我还以为是因为我长的帅呢!”
        陈淼也不废话,递给林涛一张照片和一张纸条,正色的道:“照片上的人是老乌,纸条上面写着我的联系方式以及‘老乌’经常出入的场所,至于怎么混到他身边,取得他的信任,就靠你自己想办法了,还有,把上面的内容记下来,然后烧毁,不到万不得已,不要给我打电话,免得暴露身份。”
        两人正说着,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房门发出‘嘭’的一声巨响,竟是被人从外面粗鲁的踹开了。
        “我们的人正在扫黄,你自己小心些!”说完,林涛还没得及反应,陈淼便像兔子似得跳窗而去。
        “擦,没义气!”
        刚骂咧一句,林涛就见一个面如寒霜,穿着警察制服,至少有34E胸围的漂亮女人双手叉腰的站在了门口,俏脸布满了鄙夷之色的望着林涛,那波澜壮阔的胸围极其惹眼的将制服内的白色衬衣给撑的满满的,恨不得欲崩开衣扣,弹跳而出。
        林涛看在眼里,忍不住赞叹出声,“好凶(胸)啊!”
        李婉茹非常郁闷,晚上接到分局扫黄打非的任务,一连扫了几家‘鸡店’,逮捕了十几个嫖客,但是却有两个嫖客偷偷从她手中溜走,这让她感觉既憋屈又窝火。
        这会儿见眼前的嫖客竟狗胆包天的盯着自己胸部,还大言不惭的说了句‘好胸’,顿时心中的怒火更盛了,嘴里怒骂道:“混蛋,老娘剐了你!”
        说着,直接朝林涛冲了过去,手中的警棍高高扬起……
        “靠,真打啊?”
        林涛一个鲤鱼打滚,身手灵活的躲过了李婉茹呼啸而来的警棍。
        李婉茹一击落空,表情微微一滞,显得有些意外。
        嫖客里面,这小子身手应该算是最好的了,一看就是个练家子。
        也就是停顿了两三秒钟的时间,李婉茹再次朝林涛冲了过去,脚尖点地,弹跳而起,一个横扫腿直接朝林涛的脸上踢去。
        对于李婉茹踢来的一脚,林涛不躲不闪,直接用右臂去格挡,一声闷响,李婉茹‘哟’的低呼一声,感觉小腿撞到的不是对方的胳膊而是一根铁柱,疼的她柳眉紧蹙,冷汗都冒出来了。
        林涛趁机抓住了她的小腿,左肩猛的向前冲撞,直接将她给撞的倒飞出去,整个身子摔在了大床之上,即便大床很柔软也将她摔了个七晕八素。
        李婉茹还没来得及起身,林涛已经如猛虎般扑了上去,双腿岔开,一屁股坐在了她的臀部上,左手按住她的腰窝,右臂锁住了她的双臂,让她动弹不得。
        坐上去,林涛才发觉,这妞竟然有着跟胸部一样大的挺翘臀部,尤其是她还在那里不停的挣扎,臀部跟着腰身一起扭动起来,那弹性,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李婉茹敏感的察觉到了林涛身体的异样,羞怒无比,自己竟然被这个恶心的嫖客给猥亵了?
        李婉茹吓的不敢再动弹,生怕对方恶向胆边生,一怒之下把她给要了……
        “王八蛋,你敢……你敢对我,对我起反应?我一定要剁了你那恶心的玩意喂狗!”
        林涛老脸一红,赶紧收腹,心虚的道:“谁让你乱动的。”
        李婉茹快气疯了,恨声道:“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这种行为属于袭警!”
        林涛撇嘴道:“谁让你不分青红皂白,一眼不合就动手的!”
        “你少废话,赶紧放开我!”
        李婉茹太生气了,竟然被一个嫖客给压在了床上,这事万一被同事们知道,她这警队女神探的面子往那搁?于是怒不可遏的喝道。
        林涛死死的按住李婉茹,不让其动弹,说:“你先答应不找我麻烦,我就松手。”
        李婉茹懂得什么叫迂回战术,先脱身再收拾这混蛋不迟,于是语气缓和了些,不过脸上依然充满阴霾的道:“好,我答应你!”
        林涛刚到羊城,也不太愿意得罪警察给自己招来麻烦,见李婉茹语气有所松动,他这才慢慢的松开李婉茹的双臂。
        “王八蛋,敢猥亵老娘,去死!”
        李婉茹性子太急,林涛还没完全从她身上下去,她便娇喝一声,用胳膊肘直接朝林涛的小腹撞了过去。
        林涛从小跟着家里的老爷子学习古武学和古医术,又在特种兵的世界里经历过战火洗礼,早已经是身经百战的超级高手,又怎么可能被李婉茹这种从警校培训出来的半吊子擒拿手给制住?!
        李婉茹胳膊肘离林涛的小腹还有一寸的时候,林涛猛的用左手挡住她的胳膊肘,紧接着右手如鹰爪,闪电般抓住了她的胳膊,再次将她胳膊反扣的压在了身下。
        她头上戴的警察帽被林涛不小心给撞掉在了地上,一头乌黑的长发从帽中脱困而出,散落在后背,遮住了她半边精致俏脸,一股发香悠悠的飘到了林涛的鼻间……
        身下压着漂亮的女警,又闻到她秀发的芳香,林涛心头一热,鬼使神差的,伸手就去扯她裤子上的皮带……
        这举动吓到了李婉茹,她脸上露出惊恐之色,与此同时,一个不好的念头突然闪过,这个畜生该不会是嫖妓不成,拿自己当小姐来泄愤吧?
        一想到这种可能性,李婉茹俏脸变得有些苍白,贝齿紧紧的咬住红唇,身子拼命的扭动挣扎起来。
        ……

第二章 空姐韩雪

        李婉茹腰间的皮带被粗鲁的扯下来时,她那西装裤紧包裹着的浑圆臀部受到牵扯,一阵颤颤巍巍,让人忍不住就想去狂揉弄一番。
        咕隆!
        林涛见到这一幕,忍不住咽了口口水,那充满弹性的臀部,简直是太让人抓狂了。
        “畜生,你如果敢碰老娘一下,老娘一定会宰了你,将你碎尸万段!”
        李婉茹艰难的扭过头,美眸死死的瞪着林涛,如果眼神能够杀人,林涛至少死了一万次了。
        林涛摸了摸鼻翼,没有理会她冷冽的目光,一个劲的盯着她诱人的臀形,惋惜道:“放心好了,我虽然确实对你感兴趣,不过,这种地方太脏,实在是不适合跟你这种警花卿卿我我。还有,我真不是来找小姐的!”
        说着,他用皮带绑住了李婉茹的双腕。
        李婉茹听到林涛说对她很感兴趣的时候,羞怒不止,想她堂堂警队女神探,竟然这么耻辱的被绑住双手让一个嫖客肆无忌惮的盯着看,心中的羞辱和怒火涨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又听林涛说他不是来找小姐的,李婉茹直接冷笑出声,道:“嫖客永远不会承认自己找了小姐,你狡辩也没用,你就是个嫖客,恶心的嫖客!”
        “呵呵,劳资嫖谁了?这里只有你和我,而且现在你正撅着屁股趴在床上,姿势不雅的对着我,如果你非得说我是嫖客,那你特么的就是小姐,劳资嫖的就是你!”
        “混蛋,你说谁说小姐?有种你再说一遍,老娘要杀了你,剥你的皮,抽你的筋,你有种过来,老娘非活活咬死你个杂碎不可!”
        林涛一下子触碰到了李婉茹的敏感神经,她就像是突然发疯了一样,歇斯底里的咆哮怒骂起来。
        “真是个疯婆娘!”
        林涛低声骂了一句,听见一阵凌乱的脚步声渐渐逼近,便知道李婉茹的咆哮声把下面的警察给吸引上来了,自己再耽搁下去恐怕就得吃亏了,毕竟赤手空拳,对方可能有枪,房间又狭小,肯定是施展不开的,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嘿,警花同志,记住你欠我一个人情哦!”
        李婉茹见林涛想逃,恨意十足的道:“人渣,有本事你别逃啊,老娘生吞活剥你个人渣的心都有了,还欠你人情呢,你怎么不去死?”
        林涛戏虐的说道:“你被我给制服了,原本我是有机会把你这个美女警花给吃掉的,但是我并没有那么做,你是不是该感激我?既然要感激我,是不是就等于欠了我一个人情?!”
        林涛的这套说辞让李婉茹竟然有那么一瞬间脑袋转不过来弯,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的样子。
        见李婉茹一脸的懵逼,林涛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紧接着以一个鲤鱼跳龙门的姿势,直接从二楼的窗户跳了出去。
        也就是在同一时间,三名穿着制服的警察从外面冲了进来。
        “啊,李队,你这是怎么啦?”
        三人中,唯一的一名协警见李婉茹趴在床上,双腕被皮带勒住,便瞪着眼睛,惊讶不已的问道。
        李婉茹又羞又怒,恶狠狠的骂道:“你眼睛瞎了?还不赶紧过来给我松开!”
        “啊!好,马上……”
        协警吓了一跳,忙去松绑。
        李婉茹被松绑之后,一个箭步冲到窗户边,见地面离二楼窗户有四米多高的距离,林涛已经没了踪影,不由得气愤的咒骂道:“最好是能摔死那该死的渣滓!”
        她又把目光看向身后的三人,怒斥道:“你们是干什么吃的?半天不知道上来,害得我差点......”说到这里,她一下子闭嘴了,一脸阴沉。
        最年轻的那名小警察忍不住讪讪的道:“我们这不是怕抢了您的风头吗,所以……”
        “张俊凯,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想说我喜欢出风头吗?”李婉茹寒着脸质问道。
        叫张俊凯的小警察就算再没有眼力劲也能看出来李婉茹此时怒火中烧,便耷拉着脑袋,不敢说话了,他可不想在这个时候触碰李婉茹的霉头,成了她的出气筒。
        “老王,那些嫖客都带回局里了没?”李婉茹瞪了张俊凯一眼后,又对三人中,年龄最大的民警老王问道。
        老王点头说:“全都带回去了。”
        “好,待会儿把他们隔离起来,我要一个个单独审讯!”
        李婉茹故意将审讯两字说重了一些,三人都知道她话里的意思,看来今天晚上,那十几个嫖客注定要度过凄惨的一夜了。
        “咦?”
        李婉茹正要出去时,身边的协警突然惊疑一声,道:“李队,你快看!”
        李婉茹随着协警的目光看去,见床边上安安静静的躺着一个军绿色的旅行包,原本带着怒意的眸子一下子迸发了光彩。
        “这……这一定是刚才那个人渣留下的!”李婉茹一脸狂喜,旋即,又咬牙切齿的道:“你倒是逃啊,有本事你这旅行包就别要了,即便你不来拿,老娘也可以根据你旅行包内的信息把你这个人渣给揪出来,老娘这次如果整不死你,就跟你姓!”
        ……
        林涛一口气跑出好远才突然想起来,“擦,旅行包竟然没拿!旅行包里面可是放着爷爷留给我的孤本医书啊!”
        “不行,必须把旅行包拿回来。”
        林涛重新折返回去时,发现刚才那家按摩店已经被查封了。
        想来自己的旅行包肯定是被那警花给拿走了。
        抱着侥幸的心理,林涛运足内劲,双腿微弯,接着弹跳而起,直接跳到了二楼的窗边,然后打碎了玻璃潜入进去。
        果然,刚才的房间哪里还有自己的旅行包?
        “靠,这下玩大了,难道自投罗网的回去找女警花要旅行包?”
        林涛马上打消了这个念头,这会儿回去还不得被女警花给生吞活剥了啊,只能等那女警花消气了让陈淼帮自己要回来了。
        幸好钱包和手机贴身保管着,要不然就得流落大街了。
        林涛郁闷的离开按摩店,打算找个旅店先住下,明天开始对‘老乌’进行守株待兔,刚走到一个公园附近时,耳边突然传来了一声清脆柔弱的娇呼声。
        “呀,疼死我啦!”
        林涛迎着声源望去,只见一名穿着浅蓝色职业套裙的女孩子卧坐在地上,双手捂着脚踝,表情痛苦的呻吟着。
        “崴着脚了?”林涛走上前去问道。
        “嗯。”那姑娘微微抬头,看了林涛一眼,然后柳眉又紧紧的蹙了起来,显然是疼的厉害。
        “真美!”
        女孩子抬起头时,林涛看清了她的长相,忍不住暗自赞叹。
        看她这身打扮应该是名空姐,精致的五官上化了淡淡的妆容,在昏黄的路灯下显得光彩照人,齐大腿的裙摆因为她本人坐在地上的原因,裙摆往上牵扯,露出一双套着黑色丝袜的修长大腿,从大腿慢慢往下,延伸到小腿,再到穿着黑色高跟鞋的玉足,彼此之间形成了一条优美诱人的曲线……
        “我会医术,让我帮你瞧瞧吧。”
        没等女孩开口,林涛不由分说的就蹲下身子,脱掉了她的黑色高跟鞋,露出穿着丝袜的玉足,顿时看的眼热,有些心猿意马,浑身燥热起来……
        “呀,流氓!”
        韩雪今天真是郁闷坏了,飞巴黎的时候遇到了不良乘客的语言调戏,这刚飞完巴黎回到省城,离家不远的时候就崴了脚,崴了脚也就算了,竟然还跑过来一个男人,毫无绅士风度的就脱了自己的高跟鞋,眼热的对着自己的小脚就是一阵猛瞧,还美其名说是帮自己看病!
        韩雪红着脸骂了声流氓,然后忍不住提醒道:“你到底会不会看病呀?我明明崴的是另一只脚嘛!”
        “呃……”林涛老脸一红,尴尬的缩回手,讪笑起来,道:“弄错了,弄错了,嘿嘿……”
        说完,又去脱韩雪的另一只高跟鞋了……
        

第三章 喂,流氓先生!

        韩雪见林涛玩了自己左脚又捧着自己右脚一阵抚摸,漂亮的脸蛋上飞起一抹红霞来,让她感到羞赧的是,她竟然很享受林涛捧着她脚丫的感觉,他那大手揉捏着自己的小脚,如暖流一般,酥酥麻麻,让她忍不住想要夹紧双腿。
        自己是不是疯啦?
        虽然从来没有男人这样亲密的跟自己接触过,但也用不着这么春心荡漾吧?
        “先生,你对女孩子一直都这么没有绅士风度吗?”韩雪俏脸上红晕未散,美眸直勾勾的盯着林涛,气哼哼的说道。
        林涛不解的挠挠头,一副憨厚的模样问道:“我怎么没绅士风度了?”
        “哼,女孩子的鞋子你都随便脱,还敢说自己有绅士风度?”
        林涛腆着脸说:“医者父母心,在医生的眼里,患者不分男女,治病如救火,挺急的。刚才看你一脸痛苦,一时情急才脱了你的鞋子帮你查看伤势,并不是因为你是美女才那样做,换做是抠脚大叔,遇到这种情况,我还是会……呃……会帮忙的!”
        “呸,你才是抠脚大叔呢!”韩雪笑着啐了林涛一口,又好奇的问:“你真是医生?”
        林涛咧嘴笑了笑,“我非得是医生你才让我看脚吗?哦不对,是治脚伤!”
        韩雪斜眼望着林涛,不屑的道:“切,就算你是医生,也是个流氓医生!不过呢,你年纪轻轻的,应该不是医生吧?”
        林涛干咳一声,“暂时还不是,不过,虽然我没有行医执照,但我医术还是可以的。”
        韩雪挑了挑眉,轻哼一声,“既然不是医生,那你就是在耍流氓!”
        “耍流氓?”林涛笑了起来,反问道:“我摸你屁股了?”
        韩雪:“……”
        “还是我摸你胸部了?”
        韩雪:“……”
        “既然都没有,你好意思说我耍流氓?”
        韩雪被陆源质问的差点噎着,心想,这家伙真会强词夺理,便气呼呼的辩解说:“可是你摸我脚了!”
        林涛翻着白眼说:“摸你脚就算耍流氓了?我都没嫌弃你脚臭,你怎么好意思说我耍流氓?!”
        “你脚才臭呢,我天天洗脚换袜子,才不臭!”韩雪红着脸解释,最怕别人说她不讲卫生。
        林涛故作调侃的笑道:“不臭吗?我闻闻看!”
        “呀,不行!”
        韩雪娇呼一声,忙把黑丝玉足缩了回去,穿上鞋,腾的一下子站了起来,红着脸骂了一句无赖,然后拖着行李箱,气赳赳的就往家的方向走。
        不过,她刚走了几步,突然意识到什么,低头看了一眼崴了的脚踝,然后又扭头看向了林涛,见林涛一脸高深莫测的望着自己笑,这才惊觉,刚才还疼痛不已的脚踝,现在虽然还有一点不适,但比刚才好了很多。
        “喂,流氓先生,没想到你还真有一点能耐呢。”韩雪拖着行李箱笑眯眯的又走回到林涛身边,美眸闪烁的盯着林涛看了两眼,说道。
        林涛苦笑的摸了一下鼻子,“流氓先生?”
        “对呀,这个称呼很符合你的气质嘛,嘻嘻……”韩雪嬉笑的调侃林涛一句,然后看了看周围,好奇的问道:“流氓先生,这大晚上的你一个人在街上乱转悠什么呢?”
        林涛见韩雪单纯的可爱,灵机一动,故意苦着脸,唉声叹气的说:“哎,说来话长,今天到省城来找朋友,没想到在火车站被人偷了钱包,我现在身无分文,饥肠辘辘,快要饿死了。”
        “啊?这么倒霉?”韩雪用怜悯的眼神看着林涛,问道:“那怎么办啊?哦对了,你可以联系你朋友啊!”
        林涛又是一阵悲叹,“手机跟着钱包一起被偷了,联系不上朋友。”
        “呀,那可就真有些麻烦了。”韩雪微微蹙起了柳叶眉,有些替林涛着急,虽然林涛刚才表现的有些轻浮,但她能感觉到,林涛人并不坏。
        “你看我一个人到陌生城市,又被偷了钱包,无依无靠的,要不……”
        见林涛目光直勾勾的看着自己,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韩雪犹豫了一下,说:“要不我给些钱你,你先到旅店凑合一晚?”
        “别介啊,你家就在附近吧?”
        “是啊,怎么了?”韩雪不明白林涛为什么这么问。
        林涛嘿嘿笑了起来,“既然你家就在附近,我还浪费那钱干啥啊?直接住你家不就得了!”
        “不行不行……”韩雪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得,忙说:“绝对不行!”
        “为什么啊?”
        韩雪没好气的说:“你觉得呢?孤男寡女,怎么能够共处一室?更何况,我刚认识你不久,对你不了解,又怎么能把你带回家!”
        从韩雪的话里,林涛得到了有用的信息,这空姐是独居诶,独居啊!!!
        于是更加打定主意,今天晚上必须赖上这个单纯的美女。
        “哎,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其实你根本不用担心我会把你怎么样,因为……因为……”
        韩雪见林涛一副欲言的表情,忍不住好奇的问:“因为什么?”
        林涛将嗓音调的尖细了些,羞涩涩的道:“因为……因为人家喜欢男人嘛!”
        “啊?”韩雪如同被雷劈了一般,身子一下子僵硬住,瞪大美眸,捂着樱桃小嘴,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望着林涛。
        林涛伤心的瘪了瘪嘴,“你这是什么表情?你歧视同性恋,歧视我?!”
        “啊,没有没有……”韩雪一下子从震惊中缓过神来,忙摆手否认。
        “说实话,你真的喜欢……”韩雪艰难的咽了口口水,“真的喜欢男人?”
        “真的!”林涛很认真的点头,“你想想啊,这种自毁名誉又没什么好处的事情谁会干?”
        韩雪思考了一下,觉得林涛说的有些道理。
        林涛见韩雪松动了,便乘胜追击的继续说:“其实我看你就跟你看其他女人一样,你看女人会有感觉吗?”
        “不会!”韩雪木纳的摇头。
        “那不就结了,我看你也没感觉。在我眼里,年轻的帅哥才是我的最爱!”
        “呃……”韩雪听的浑身哆嗦,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好……好吧,看在你替我治脚伤的份上,就收留你一晚上。不过,如果你敢骗我,哼哼……”韩雪鼓着腮帮子,比划着白嫩细腻的小拳头,恶狠狠的道:“我就锤死你!”
        林涛心里一阵窃喜,不留痕迹的忙示弱,“不敢不敢。”
        “那跟我走吧。”
        “好嘞!我帮你拎行李箱。”
        韩雪欣然同意,将行李箱递给了林涛。
        林涛顺势一把搂住了韩雪,笑嘻嘻的说:“以后我们就做闺蜜吧!”
        韩雪虽然相信了林涛喜欢男人,但这么被他搂着还是挺别扭,就挣扎了两下,见挣扎不开,也就只能随了林涛,否则,她怕林涛又该说她歧视同性恋了。
        香喷喷的身子搂在怀里,林涛乐得屁颠屁颠的,暗衬,在这大都市能遇到这么单纯的大美女,简直是捡到宝了啊!
        两人走到一家蔬菜店门口,韩雪止住脚步,对林涛说:“我们进去买些蔬菜,晚上自己做饭对付一下,行吗?”
        “好啊,我没意见。”
        韩雪就走了进去,走到堆放黄瓜的位置开始挑选,林涛到她旁边,满含深意的问道:“黄瓜你是买来吃还是买来用?”
        韩雪红着脸看了林涛一眼,说:“买来用!”
        “哦,那我来帮你选吧。”说着,在黄瓜堆了拨了拨,拿起一根粗大的黄瓜,笑眯眯的说:“这根好,又粗又长表面还光滑。”
        韩雪俏脸又是一红,提醒说:“我是买来敷脸的。”
        林涛坏笑了起来,“我说的就是敷脸啊,要不然,你以为我说的什么?”
        韩雪臊红了脸,啐道:“讨厌,你故意的吧?不想理你了!”
        “啊哈哈,说说嘛,除了用来敷面膜,你还用来干什么?”
        “流氓,去死吧!”
        ……

受微信篇幅尺度所限

想看未删减版猛戳下方阅读原文后续情节高潮迭起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Here Is AD 250*25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