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服装搭配技巧 > 男子劝架险丢性命:游戏里,有「大哥」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男子劝架险丢性命:游戏里,有「大哥」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发布时间:2020-07-07内容来源:未知 点击:

在所有游戏里,都有这样一类玩家,他们重义气!重兄弟!这种人可能对游戏的玩法与理解不高!但有着强烈的气场!而且很豪爽,我们通常称这类玩家为:大哥!(哥!老大!大佬!大腿!高玩!土豪!爸比!)

下面小编来讲讲自己的故事:初二那年,我迷上了穿越火线。那时候学校中午有留校午休,我的家离学校很近,所以选择了回家。我跟家里说在学校,跟学校说在家里,抓着这个空档,每天中午准时出现在学校附近的黑网吧,沉浸在枪林弹雨之中。

我从小自认对游戏有些天赋,无论玩什么游戏,上手总是很快。那时候我喜欢玩狙击枪,也几乎只是玩狙击枪。事实证明当你专注于一样东西的时候,总是能得到一些回馈的。

那时候我不说有多厉害,但是每局比赛轻轻松松拿个击杀第一第二还是没问题的,也有过好几次玩到被人认为是开挂,对面联名发起投票要踢我。讲道理,我当时嘴上忿忿不平,心里其实是很爽的。因为我觉得这是对我实力的一种认可。

舞勺之年,少年脾性,心比天高。我曾经一度觉得没有旗鼓相当的对手,这个游戏已经没有意思了。直到那局比赛。那局比赛我记得特别清楚,新年广场,爆破模式8V8,我是守卫者,进去的时候比分1比2略微落后。我觉得又要赢了。

后来发现我高兴的太早。玩过这个游戏的大概知道,中门开局是狙击手的兵家必争之地,先到达的人可以占得绝对先机。有的图蹲一个中门点,甚至可以摸3条路的敌方动向。

但这都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抢中门还有一个默认的模式,对狙。我特别喜欢对狙,两个同样拿着狙击枪的人,借着地形的掩护与身形走位进行生死对决,击杀或被杀,有时就一颗子弹的事情。当你手感火热连续击杀,那种千里之外取敌方首级然后全身而退的感觉,会上瘾。

穿越火线这个游戏,不同的枪械有不同的重量,拿刀的移动速度是最快的。而对狙,要的就是快。开局我立刻熟练的背狙切刀以最快的速度往中门跑去,直接进入一个掩体背后,借着掩护,等个一秒左右,瞬间侧移下蹲开镜。玩了这么久,我甚至不用看图就知道掩体的背后是地图哪个地方。但那一次我只看到镜头中一个身影一闪而过,下一刻我的尸体已经倒在地上抽搐。

我有点儿吃惊,但只当是自己的一个失误。对面那个狙击手也挺有默契,他没有换枪,在下一局的时候依旧蹲在那儿等我。

三次对狙,我死了三次。我开始意识到这可能不是我的失误。旁边一个队友跟我说:“你别去中门了,我们冲A区。”

那次比赛是我玩狙以来死的最惨的一次,到最终我也只是杀了他一次而已。战绩列表里,他ID前面金色的ACE图标亮得刺眼。

比赛后,他私聊问我,要不要去他们战队,他可以教我用狙。说实话,死这么多次,我是不服的。但我输得起。屏幕上弹出好友请求的界面,我毫不犹豫点了确定。

现在想想,一切似乎在冥冥中都早已注定。两个原本毫不相关陌生人的生活,就因为我食指摁动鼠标这一点,从此有了全新的交介。

这是我和大哥第一次相识。但是当时我并不承认他是大哥,我甚至憋着一口气,总有一天我要把他打趴。

后来我笑着跟他说起这件事的时候,他在屏幕那端打了一长串的“哈哈”,说:“我那天挑衅你后还担心装逼失败,想不到你真的这么菜。”我给他回了一个尾指的表情。

直到真的做了队友后,我才发现大哥是个高手,同时也是个逗比。他玩游戏思路非常开阔,也喜欢钻研。很多bug刚出来的时候,他就研究了个通透,然后兴冲冲的拉我去试。很多时候,我总能看到他蹲在某个地图的墙角,扭着屁股一跳一跳的,为了卡一个穿墙bug。像个疯子一样反复丢枪切枪为了卡一个无限子弹的bug。

受大哥影响,我那时候也喜欢钻研各种bug,两个人经常开一个房然后各种实验。成功了就高兴得不行,失败了也不气馁。

这就是我的故事,虽然我们现在早就已经不联系了,大哥不玩游戏了我也长大了,工作后渐渐失去联系,但是我永远忘不了当初在我面前时候带着我刀山火海冲那个人!

曾经玩网易大航海之路的时候认了一个大哥,玩金山的剑侠世界的时候认了一个师傅,两个人一点一点教我怎么玩,每天一起做任务,一起微信讨论游戏,有个高手指导当然会方便很多,比自己一个人玩“单机网游也有趣的多”,但是当他大龙地产股票们俩先后因为各种原因离开游戏以后我也完全玩不下去了,找不到感觉,突然就剩自己了挺没意思的。游戏里找个“大哥”没什么不好,但是首先自己心态要平和,要是就为了要好处,带练级,要装备什么的,那还是算了,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和感情。


冲拳之后,95%血量tt会上天,落地踩地板,边缘会崩塌,所以你要往里面站。落地后集合流沙接石牢,锁你的时候——”

“怎么看血量百分比啊?”

看了半天,我在yy里憋出一句来。

“妈个鸡,你跟我跑吧。”

我崇敬地望着大哥,他挥手在自己头上标记了一个星号。

大哥是神秘的高玩,从来不在yy语音的频道说话,只打字,且速度奇快无比。我就此问他,他说,老子这是单身二十年的手速。

u00绞刑岛3Cp>“准备开,九子你注意跟好我。”

负责吸引泰坦的骑士身上绽放出蓝色盾光。

大哥是猫娘奶妈,我是拉拉肥诗人,我盯着他头上的星号,心下念着冲拳石牢流沙。

“蠢九,你把后跳技能拿掉。”

随着我纵身一跃,又团灭了。

大哥和我躺在地上,听着极泰坦这激荡人心的BGM。频道里一片死寂,我不忍心,给大家小声道歉。

“今天先结束。”

大哥果然英明地出来救场了。

“一人一万,修装备,九子出。”

日。

其实不是我操作水平太差,主要问题是这个boss太恐怖。

不精确到秒打起来有些小困难。

“不用你到秒,你别被秒。”

大哥操作猫娘扇了我一巴掌。

我“嘿嘿嘿”地干笑,正准备辩解几句,这边手机响了起来。

是我喜欢的妹子打来的,但没忍住我们吵了一架。

挂了电话回去看游戏,发现语音没关。大哥在群聊里发“哈哈哈哈这蠢九”,然后私聊问我“怎么回事”。

我当时就潸然尿下。

我给大哥解释:事情是这样的,我们假期时间对不上,所以结伴出游的计划一直在搁置。

他打字:什么假期?

我说五一。

他打字:你干脆五一来我这。

那我肯定是,义正言辞地,拒绝了。

大哥的游戏ID叫“二月”,而我叫“九日”,根据他的观点,二月比九日大,所以我是小弟。

我一直觉得不对。后来我问他为什么叫二月,他跟我胡扯:有句诗怎么说来着,停车做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是这个二月。

是不是这个二月我不知道,反正不是这个做爱。

结果后来还是决定去武汉找大哥。

和妹子吵了几次,实在精疲力竭,大哥还一个劲地怂恿我,这种妹子有什么好?

不如来武汉,我请你吃饭喝酒大保健。

当机立断我就买票去了。

不过上面说的这些都是铺垫,到了武汉,我才发现彻底被骗了。

走出出站口,一个笑容满面的妹子迎上来,我摆摆手,刚想说有人接,妹子就伸出手捏我的脸。

“没想到还挺嫩?”

我看着这个奸笑的表情,吓得说不出话,光天化日,武汉这么多人贩子?

“武汉只有我一个人贩子,我叫尔悦。”

“大哥饶命,其实我老远就认出你了,哎呀别捏了,脸疼。”

“放屁,你一脸茫然骗谁?”

我tm是终于知道,为什么这个人用猫娘角色,打字飞快,yy不说话,而且ID叫二月了。

男子劝架险丢性命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Here Is AD 250*25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