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买手师 > 爱城bt:巨大儿成年后肥胖和糖代谢紊乱的风险性研究

爱城bt:巨大儿成年后肥胖和糖代谢紊乱的风险性研究

发布时间:2019-01-15内容来源:未知 点击:

摘要:目的 探讨不同出生体重儿成年后发生肥胖和糖代谢紊乱的风险,为控制成年人肥胖和预防糖尿病提供科学的理论依据。方法 收集在本院体检中心体检的志愿者182例,根据其出生时体重情况分为正常出生体重儿组和巨大儿组,分析两组志愿者成年后肥胖和糖代谢紊乱发生率是否存在差异。结果 出生巨大儿组成年后发生肥胖的风险较正常出生体重儿明显增高,虽然血糖代谢紊乱情况两组比较目前无明显差异,但出生巨大儿组成年后空腹血糖过高发生率有增高的趋势,值得临床进一步研究。研究结果提示:社会生活水平的提高和人们对高出生体重儿的偏爱,可能会增加成年后肥胖的风险,孕期适当控制体重,增强运动,减少巨大儿的出生率,有助于预防成年后肥胖的发病率,并可能降低糖尿病的发病率。

关键词:巨大儿;成年;肥胖;糖代谢紊乱

随着经济条件改善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普遍提高,人们的饮食结构和生活方式发生了改变,孕妇营养过剩已成为造成巨大儿出生的重要因素[1],巨大儿的发生会导致分娩方式的改变[2],剖宫产率也随之相应上升,这对母儿均可能产生不良影响,因此,巨大儿已经逐步开始被人们关注。但巨大儿生长发育的相关研究多集中于婴幼儿时期,而关于其远期生长发育的研究报道甚为少见。不同出生体重儿、巨大儿是否会导致成年后肥胖和糖代谢紊乱,国内外目前研究仍存在争议。为了探讨巨大儿成年后肥胖和糖代谢紊乱发生的的独立危险因素,为预防成年人肥胖和糖代谢紊乱提供理论依据和临床基础,笔者对出生巨大儿成年后肥胖和糖代谢紊乱的发生进行研究,现报告如下。

1、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1)入选标准:在本院体检中心体检的志愿者;年龄22-40岁;对本研究知情同意;出生体重明确。(2) 排除标准:年龄≤21岁或>40岁;对出生体重不详的;出生体重为低出生体重儿(小于2500g);出生时多胎妊娠;通过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生育出生的。(3)剔除标准:研究中途退出;资料不全。通过以上病例选择标准收集在本院体检中心体检的志愿者182例,年龄22-40岁,平均年龄31.8岁;根据其出生时体重情况分为正常出生体重儿组111例和巨大儿组71例。

1.2 方法 (1)知情同意:研究方案经医院伦理委员会审批同意。(2)诊断标准:肥胖和超重诊断标准:BMI≥24kg/m2为中国成人超重的界限;BMI ≥28 kg/m2为肥胖的界限(参见2004年《中国成人超重与肥胖症预防与控制指南(节录)》)。糖调节受损和糖尿病诊断参考2013年《中国2型糖尿病防治指南(基层版)》。糖调节受损:空腹血糖受损(IFG)和糖耐量减低(IGT,)是正常血糖状态与糖尿病之间的一种中间代谢状态。IFG定义为空腹血糖(FPG)升高,即FPG 6.1mmol/L~<7.0 mmol/L同时2 hPG<7.8mmolfL;IGT则定义为2 hPG升高,2 hPG 7.8~<11.1mmol/L,同时FPG<7.0 mmol/L。糖尿病:(1)糖尿病症状加随机血糖≥11.1 mmol/L或(2)空腹血糖(FPG) ≥7.O mmol/L或(3)葡萄糖负荷后2 h血糖(2 hPG)≥11.1 mmol/L。无糖尿病症状者,改日重复检查。根据其出生时体重情况分为正常出生体重儿和巨大儿组,分析两组志愿者成年后肥胖和糖代谢紊乱发生率是否存在差异。

1.3 观察指标 比较两组肥胖发生率、血糖代谢紊乱情况及空腹血糖过高发生率。

1.4 统计学方法 采用t检验和X2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结果

体检时,正常出生体重儿组发生肥胖15例,肥胖发生率13.51%;巨大儿组发生肥胖28例,肥胖发生率39.44%,两组肥胖发生率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正常出生体重儿组发生空腹血糖过高8例,空腹血糖过高发生率7.21%,巨大儿组发生空腹血糖过高7例,空腹血糖过高发生率9.86%,两组空腹血糖过高發生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3、讨论

近年来的研究结果显示,高出生体质量与儿童期体质量指数异常相关[3],相对于低出生体质量儿而言,高出生体质量儿更容易导致儿童期长期肥胖。2010年Guerreor-Romero等在对墨西哥出生体质量异常儿童青少年(7-15岁)的实验研究中发现,高出生体质量是儿童代谢综合征的独立危险因素。徐秀等研究发现,0-6岁以内,巨大儿在各年龄段的体重、身高和体质量指数均高于正常出生体重儿,巨大儿肥胖率也明显高于正常体重儿。我们[4]先前的研究发现,1-12岁不同年龄阶段,巨大儿组的平均体重和平均体重指数(BMI)均大于对照组,超重肥胖率方面比较,除7-9岁年龄阶段外,其它各年龄阶段,巨大儿组的超重肥胖率均高于对照组,而且这种超重肥胖情况有延续到青春期趋势。研究表明,巨大儿的发生可能有导致青少年乃至成年人肥胖的风险。

苏良香[5]等研究显示,巨大儿在青少年期空腹血糖水平明显高于对照组,而HDL—C和脂连蛋白含量低于对照组,说明巨大儿至青少年期已经有潜在的糖和脂质代谢异常。华琦[6]等通过前瞻性的调查研究发现,出生体重与青少年期体质量指数呈U型相关,低出生体重和高出生体重婴儿成长至青少年期超重肥胖发生率较正常出生体重者增加;且肥胖儿童较体重正常儿童成长至青少年后,BMI及血压均显著升高,左室壁增厚,左室心肌质量增加;但不同出生体重儿青少年期血糖、血脂及血压水平差异未发现有统计学意义。袁缦华等对6~14岁的132例巨大儿、500例正常对照儿研究发现,胎儿期肥胖易导致婴幼儿期和青少年肥胖。

李鑫[7]等通过链脲佐菌素(STZ)诱导孕鼠建立宫内高血糖、高出生体质量子鼠模型,观察宫内高血糖环境对子鼠远期生长代谢的影响,他们发现,高出生体质量子鼠成年期出现体质量增加、糖代谢紊乱和雄性子鼠血压升高的情况,这为人类临床妊娠期糖尿病孕产的巨大儿成年后肥胖、糖代谢紊乱和血压异常升高提供了动物实验依据。Curhan GC[8]等对22 846美国人进行出生体重与成年后高血压病、胰岛素依耐性糖尿病和肥胖的相关性队列研究发现,巨大儿与成人肥胖相关。余婷等[9]分析出生体重、现在BMI值差异、出生至成年BMI变化对血压的影响后发现,成年后收缩压随着出生体重的增加而增加,Logistic回归分析显示,随着BMI值的增加,成年人高血压的患病风险增加,说明成年后肥胖增加高血压病发病的风险。但国外也有Schooling CM等[10]学者认为,出生体重与成年后血糖、血脂、体质量指数和代谢综合征的发生无关。总的来说,巨大儿是否会导致成年后肥胖和糖代谢紊乱,国内外目前研究仍存在争议。鉴于巨大儿的出现,明显增加分娩并发症、剖宫产率和围产儿死亡率,以及成年后可能存在的代谢异常风险,国内吴江等众多学者尝试通过妊娠期营养干预来降低巨大儿的出生率,并发现孕早期营养干预可明显降低巨大儿的出生率。

本研究通过出生巨大儿成年后肥胖和糖代谢紊乱的风险性研究,揭示了巨大儿成年后的生长发育和糖代谢情况。出生巨大儿成年后发生肥胖的风险明显增高,虽然血糖代谢紊乱情况两组比较目前无明显差异,但出生巨大儿成年后空腹血糖过高发生率有增高的趋势。研究结果提示:社会生活水平的提高和人们对高出生体重儿的偏爱,可能会增加成年后肥胖的风险,孕期适当控制体重,增强运动,减少巨大儿的出生率,有助于预防成年后肥胖的发病率,并可能降低糖尿病的发病率。本研究结果可能与样本量少有关。未来需要更大样本量的多中心研究进一步明确出生巨大儿与成年后糖尿病发生率的相关性。

参考文献:

[1]刘靖,唐乃秀,叶名芳.妊娠期健康教育及营养干预对降低巨大儿出生率的影响.中华全科医学,2013, 11(06):913- 914.

[2]肖梅,赵蕾,谢婷,等.26年巨大儿发生率及分娩方式的变迁[J].中华围产医学杂志,2008,11 (4): 226-227.

[3]黄邀,傅君芬,梁黎. 肥胖儿童青少年出生体重与体块指数及胰岛素抵抗关系的研究. 浙江预防医学 2009,21(12):10-12.

[4]韦仙姣,许英俊,许冬兰.近12年金华市某院巨大儿患病率及其生長发育现状分析. 温州医学院学报, 2013,43(04):257-260

[5]苏良香,卞晓云,张建平,等.出生时巨大儿青少年期脂连蛋白、血糖和血脂水平的调查[J]. 临床检验杂志,2008,26(6):465-466.

[6]华琦,谭静,刘朝晖,等.出生体重与青少年期单纯性肥胖及血脂、血糖、血压相关关系的队列研究. 中华内科杂志,2007,46(11):923-925.

[7]李鑫,罗淑静,张凯,等. 链脲佐菌素诱导孕鼠高血糖子鼠高出生体质量模型的建立及孕鼠高血糖对子鼠远期生长代谢的影响. 中华妇产科杂志,2012,47(10):769-776.

[8]Curhan GC, Willett WC, Rimm EB, et a1.Birth weight and adult hypertension, diabetes mellitus, and obesity in US men. Circulation. 1996,94(12):3246-3250.

[9]余婷,李李,博庆丽,等. 大学生出生至成年体质指数变化对血压的影响. 安徽医科大学学报,2011,46(08):821-823.

[10]Schooling CM, Jiang CQ,Lam TH,et a1.Estimated birth weight and adult cardiovascular risk factors in a developing southern Chinese population: a cross sectional study.BMC Public Health.2010 May 24;10:270. doi: 10.1186/1471-2458-10-270.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Here Is AD 250*25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