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时尚课 > 佐佐木渚沙:别样一扇窗

佐佐木渚沙:别样一扇窗

发布时间:2019-01-12内容来源:未知 点击:

朋友动了手术,要在医院休养一些日子,我得空去看了看他。他的北侧,紧挨墙的一张床上,是位乡下老伯,上山采草药摔断了一条腿,打了石膏,吊在半空里。来陪护的是他儿子,戴一副眼镜,30来岁,文质彬彬的,好像是在一所职业院校当老师。

老伯的一条腿虽然悬在半空中,但嘴却不闲着,时不时嚷着要喝水,要吃香蕉,要撒尿……儿子忙得团团转。有时到走廊休息一会,老伯就扯着嗓子大声地喊,估计一层楼的人都听得到。儿子赶紧跑进来,笑着听他骂自己。

這儿子真是百依百顺。这天,老伯执意要求换一个床位,到窗边去,想看看窗外。

但床位哪是随便想换就能换的。儿子去找了护士长。护士长很为难,说床位全满了,靠窗的都没了。老伯不信,很生气,天天骂儿子。同病房的人都看不过去。但他儿子说,他父亲腿没伤时,在乡下上山下坡,不闲着,现在被拴在病床上,心里急躁。听了这话,一病房的人都夸他孝顺。

那天,我又去医院,看到老伯对面的墙上新贴着一张画,画的是一个山村,红瓦白墙,鳞次栉比,炊烟一柱一柱,袅袅升起。老伯盯着画看,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意。

画的外缘画上了窗框,猛地看上去,像是墙上开了一扇窗。

朋友轻声告诉我,画是老伯的儿子昨夜在走廊里画的,他在大学里教绘画。听了朋友的话后,我再欣赏那幅画,感觉无论从构图还是从意境来说,都是高水准。老伯的儿子告诉我们,画的是他老家的村子。老伯难得地安静下来,没事时就盯着画看,像缠闹很久后终于得到满足的孩子。

我隔天再去时,老伯对面的画又变了。画了一条河,碧波泛起,芦花浩荡,一只翠鸟,立在其中一株摇曳的芦苇上。不用说,这一定画的是老伯村里的河。老伯看这画时,脸上的表情很柔和。

后来,这幅画经常变,有时是一棵苍枝遒劲的柿子树,上面缀满一个个“红灯笼”,有时是一片白杨林,在深秋黄成一片浩荡的海洋。

再后来,病房里靠窗的那位病人主动提出,和老伯换了床,让老伯看看窗外真实的秋意。老伯的儿子,为病房的每一个人都打开了一扇别样的窗,让大家都看到了人世间更多的美好。

(摘自腾讯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Here Is AD 250*25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