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有点范儿 > 鲜花进化:《碟中谍6:全面瓦解》:任务这东西没有最难只有更难

鲜花进化:《碟中谍6:全面瓦解》:任务这东西没有最难只有更难

发布时间:2018-11-27内容来源:未知 点击:

《碟中谍》系列总是给职业特工队越来越难的设定,尤其是对抗场景发生地几乎是在全世界范围内给观众寻找更疯狂、更刺激、更粗暴的感官刺激。

与《007》《谍影重重》《速度与激情》等系列片不同,《碟中谍》的风格就是不断地锤打阿汤哥,让他在不可能的境地中寻找出一丝一毫的成功可能性来,即使观众明知道他总是能够化险为夷,然而那些“特技”都是真的,阿汤哥兑现了他的承诺,他成为全球最著名的极限运动选手。伊森·亨特之所以被誉为“最有价值的动作英雄”,便是因为汤姆·克鲁斯真实的表演,跨越了运动、电影与影像的分野,达成了《碟中谍》系列产品自身的逻辑,那就是尽可能超越观众对于现实的冒险动作的想象力。

既然《碟中谍》英语片名的直译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那么阿汤哥就继续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进行到底。从第一部开始,《碟中谍》系列都贡献了极为精彩的荣耀时刻。从悬在半空的密室盗窃、火车顶决战,到摩托车跳跃对撞、上海高空腾越、迪拜塔攀爬、徒手力战军用飞机,所有的动作都由他亲自出演、拒绝使用替身,完美诠释阳刚硬汉的真实力,让观众相信这个特工虽然不是由特殊材料打造而成,他的后天努力却可以令一切不可能变成可能。伊森·亨特知行合一的表现,在起步不凡、从容不迫的气度中,直面所有的反转和潜流。本片里阿汤贡献的刺激场面,不限于影史第一人的HALO(从25000英尺/7620米的高空跳傘,在2000英尺/609.6米以下的低空开伞)、凯旋门无头盔摩托逆向驾驶、厕所内狭隘空间的搏斗、楼顶上的跑酷和跳跃后短腿继续、直升机上的攀爬跌落和决战、克什米尔悬崖边上的生死斗,《碟中谍6:全面瓦解》最后一秒钟的营救可以说是观众能猜中结尾却完全不能预料到过程,谁让阿汤哥是当之无愧的电影界N项全能呢。

《碟中谍6:全面瓦解》叙事套路上虽然没有太多新意:阴谋家盗窃了核弹试图在特定地点引爆,以便消灭地球上三分之一的人口,伊森团队奋起反击。但电影风格却是与布莱恩·德·帕尔玛和吴宇森导演的前两部有很大不同,是明确的去浪漫化。从J.J.艾布拉姆斯在第三部开始介入导演、编剧与制片之后,同样作为制片人的阿汤哥与J.J.一起重造了这个系列,从唯美走向明朗,这个团队的正能量和无所不能的配合,可以说是终极塑神运动,观众得以油然而生高质量的共情体验。

即便是危机四伏、间不容发,《碟中谍6:全面瓦解》也是用行云流水的动作场面来诠释伊森·亨特的文戏。他会有大量的回忆、思念分开的爱人甚至做噩梦,与早期《谍影重重》的暗黑快节奏有一定的相似度。亨利·卡维尔饰演的神秘特工奥古斯特·沃克,则有着冷战时代《007》系列电影里华约组织体系内的反派味道。几位女演员的银幕魅力也有相当的发挥,当电影结尾时米歇尔·莫娜汉饰演的朱莉娅·米德-亨特以他人的妻子身份出现时,很多观众为之感叹与超级英雄相爱的困难——为了彼此的安全和深情,必须要做出非一般的牺牲。

三生教育网

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只要是任务都有可能完成,然而相爱的人却未必有机会永远在一起,这是一种绝大多数人体会不到的忧伤。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Here Is AD 250*250 !